柯建铭昨(19)日在脸书上写道,古代有句话称:「一言兴邦,一言乱邦」,意指你一句话、一秒钟、一念之间,其实就能一锤定音,因此未来立法院、包括周二(21)院会,台湾民主的生死存亡就在韩国瑜一念之间,而民进党团并非怕表决输、也不是说仗势要释宪,他们仅要求依职权行使法和程序正义,「要协商有讨论、有结论才表决,这么简单。」

「没有实质讨论,没有程序正义,立法院就关门了,台湾民主就死亡了。」柯建铭指出,国会五法修正以来,在立法院没一位院长敢不依职权行使法第68条、70条之1处理,且过去30年来也不曾发生过没协商、没讨论就直接表决等行为,「这法案一路走来很清楚,在委员会拒审民进党法案,蓝白法案一天强出委员会,没有逐条讨论、朝野协商,一个月到就要表决,这是最痛心的地方。」

柯建铭认为,表决输赢本来就数人头,充分讨论要有协商程序,所以过去30年来,台湾民主都往前走,大家让民主政治在台湾能够实行,台湾才会变成世界最骄傲民主国家,这是我们共同遵守的。

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曾怒斥国会已死,揭蓝白520后想让新内阁寸步难行,让赖总统无法执政。资料照
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曾怒斥国会已死,揭蓝白520后想让新内阁寸步难行,让赖总统无法执政。资料照

柯建铭回忆起,民进党自1986年起这30年来,无论是在院会、委员会、程序委员会等,表决没赢过任何一次,尤其现在国会少数、未来4年也一定输,但不可能说吞败10几次就抓狂,「这一切都很清楚,现在给韩国瑜最大最后的呼吁,他的一念之间、一个行为能够救台湾,还是要摧毁台湾,他要成为公平的院长,还是要成为历史罪人,总要选择,选择挽救民主就应该议事中立,议事中立的话,没有依职权行使法和程序正义,何来行使中立?」

因此,民进党团在立法院要反守为攻,也就是说他们可以输了表决、但要赢得论述和民心,没想到17日当天却完全没连论述及讲话空间,这不禁让柯建铭感叹:「这是民主悲哀。」

柯建铭进一步强调,韩国瑜立场清楚,只要喊一句「休息协商」、后面再接著讲「没有协商部分展开朝野协商」,依照程序走就能一秒钟救台湾,「所以期待拜托,韩国瑜院长就在一念之间」,而他也同时恳请对方悬崖勒马,「假设可以这样做,我对于17日在院会,对他所有不礼貌的攻击、严厉指控,郑重道歉,我们共同挽救台湾。」


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
突接保险公司来电!他连答3题惊觉不对 连「这」都问太奇怪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