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社报导,庞皮欧今天于英国智库「皇家联合军事研究所」(RUSI)与副所长查默斯(Malcolm Chalmers)对谈,并回应受邀出席的听众和媒体提问,主题为「与乌克兰同在」。


庞皮欧曾在前美国总统川普(Donald Trump)任内担任国务卿。他近期曾数次公开表达,若川普今年11月重返白宫,他愿意再次进入政府服务。他目前是乌克兰最大电信商「基辅之星」(Kyivstar)的独立非执行董事。


庞皮欧对现任美国总统拜登(Joe Biden)政府处理乌克兰战争及其他区域和跨区域安全挑战的方式多所批评。


他提到,不断谈论对「局势升高」风险的担忧,并阐述己方不会采取什么行动,事实上就是在公开表达对敌方的畏惧,而这完全无助吓阻。


此外,一旦已无法对敌方产生吓阻效果,试图恢复它将很困难:吓阻效果永远只会是暂时的,必须把握时机善加利用。


庞皮欧认为,比起中国和伊朗对俄罗斯的强力支持,美国对乌克兰的支持显然有所保留。


他说,有太多人害怕激怒俄罗斯总统普丁(Vladimir Putin)、害怕引发他敌意,但问题是普丁永远都有理由感到被激怒、与其他人为敌。


至于川普将如何做到他曾宣称的,一旦胜选,将于24小时内结束在乌克兰的战争,庞皮欧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,川普的意思应该是他会在上任24小时内著手处理这个问题。


庞皮欧另曾提到,在川普的共和党政府任内,美国首次向乌克兰供应防卫性武器,而在川普之前、与拜登同为民主党籍的前总统欧巴马(Barack Obama)则拒绝提供。庞皮欧并指出,若普丁不认为继续侵略乌克兰的代价将高于好处,则他当然不会缩手,那么各界揣测俄乌和谈可能结果就缺乏意义。


庞皮欧今天说,要普丁知难而退,首先要让他清楚认知到,为延续战争而必须付出的代价将远高于任何潜在利益,川普势必会这么做。


另一方面,在川普领导下,美方将持续敦促欧洲投入资源于自我防卫,而能源政策必须是安全防卫一部分。


庞皮欧说,他其实不太在乎俄罗斯怎么看「战争将如何结束」,但他很在意中国及其他国家怎么看。


他强调,世界必须看到「侵略战争不会获得回报」,且俄罗斯民众及领导层必须承受的代价远远超过好处。


同时,各界必须理解,战火平息往往只是暂时的现象,从来不会有永远的止战,因为「邪恶」不会消失。俄罗斯对其他国家构成的安全风险也是长期的,除非俄罗斯国内发生根本性的变化。


北大西洋公约组织(NATO)7月将于华府举行峰会。庞皮欧指出,北约各国必须以建立新的安全架构为目标:这架构必须足以吓阻普丁及其继任者,且与2021年9月当时的安全架构有很大不同。


庞皮欧说,2021年9月,美国情报机关已研判俄罗斯有很高机率将对乌克兰发动侵略,但直到2022年2月,全世界「几乎什么都没做」,这相当于对侵略行动开绿灯。

 

美国总统拜登(右)对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表达支持。美联社
美国总统拜登(右)对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表达支持。美联社

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
刚上车就全死了!冷藏车违规载客成「尸速货车」 8人被活活闷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