受惠于日圆不断走贬,近期外国旅客大量涌入日本观光,日本的民宿约有一半客人来自海外,连带使得打扫民宿的清洁人员出现短缺。住在东京的45岁中学约聘数学老师C先生说:「我每周有几天兼差打扫民宿,因为我以后想要自己开民宿,所以先来做为参考。」

C先生每周有2天会到东京都内一处独栋民宿帮忙,他的工作包括倒垃圾、打扫厨房和厕所等公共区域,把退房旅客用过的床单等用品拿到自助洗衣店清洗,时薪只有1200日圆(约250台币),但他乐在其中,因为他喜欢跟住宿的客人聊天,除了日本客人,他还遇过来自中国、南韩、美国、法国等外国客人,甚至有时晚上还会跟客人去外面喝酒。

只要上网搜寻,就会发现东京新宿、涩谷、墨田等区域,到处都在征民宿清洁人员,尤其樱花季需求更大,大学生、家庭主妇、甚至上班族,都来斜杠民宿清洁人员。

30多岁男性坦言:「我本业是公司经理,周末假日因为很闲,大约1年前开始兼差打扫民宿,因为这行很缺人手,所以我最远连镰仓都得去扫。」

日本樱花季的AirB&B房间,1晚约5万到6万日圆(约1万到1.3万台币),还要另收8千日圆(约1660台币)的清洁费,但清洁人员扫1间房才拿2500日圆(约520台币),得拚在1.5小时内完成,光换床单、枕头套跟铺床就得花上1小时,还得打扫浴室、厨房,补充毛巾、牙刷等备品,倒垃圾、确认Wi-Fi能否正常使用,最后还得将打扫成果一一拍照传给民宿管理业者确认,才能领钱,1间房要是扫超过2小时就划不来,根本不可能扫得多仔细,更别提跟客人聊天互动。

AirB&B在发源地美国,本来是将家中闲置的房间拿来经营民宿,但现在日本半数民宿都是不动产投资客交给管理业者代管,用便宜的IKEA家具把房子妆点成客人会想拍照打卡的样子,甚至是压低房费吸引旅客入住,使得清洁人员的报酬进一步受到压缩。


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
呱吉翻版!「政治素人」网红进军欧洲议会 昔拍新干线逃票影片惹议